资讯内容
论信仰的社会实践

【 来源:admin 】 【 发布时间:2010-10-24 22:58:21 】 【 字体:

        

          论信仰的社会实践

                

                    ——从教会的社会性看基督教信仰的实践

 

                               

                              重庆  李汶道

 

                                    前 

 

基督信仰是实践的信仰,日益成为人们社会生活的一部分。中国基督教会随着“三自”的深化和神学思想建设的推动,已日益显明出基督信仰实践的社会功能。事实上,中国基督教会的“三自”和神学思想建设取得的成果,其实质是基督信仰同社会实践结合的成果,这种结合是信仰者的信仰生命同社会生活在现实上的结合,说到底是信仰的社会实践。信仰的社会实践,对于教会来说,是教会性与社会性的结合,是基督神性与社会人性的结合,这种结合所彰显出的适应能力、生活方式与生命状态,决定着教会与社会相适应的路径与走向。笔者认为:教会与社会相适应的路径与走向,是教会神学思想建设思考的重要问题,只有教会的路径与走向明朗、正确了,教会与社会的适应才会通达明亮,基督徒的信心与行为才能在实践中统一,显明福音的真理与生命的力量,教会与社会不适应的一些问题才能有效地进行调整和解决,教会才能持久和谐地发展。然而,在教会性与社会性持守的一致性中,教会选择与社会相适应的路径与走向,运用于社会活动实践的最佳结合点,莫过于基督徒参加社会活动的两个方面:一是基督徒的社会创业,二是基督徒的慈善奉献。创业与慈善,不仅是社会对人们的要求,也是教会对基督徒的要求,是社会伦理与教会伦理共通共融的两个方面。理由:一、创业与慈善是社会伦理中的民计民生问题,也是教会伦理中的民计民生的问题;二、创业与慈善是社会与教会在历世历代最为关注的两大事业,又是教会和社会谋取发展在共性上的两大要求,社会的发展离不开创业与慈善,教会的发展也离不开创业与慈善。为此,笔者从教会的社会性看基督教信仰的实践,就从教会的创业与慈善谈一些个人的看法,以期在“三自”的深化与神学思想建设上引起教会在信仰实践上产生共鸣的思考。

一、创业与慈善是基督信仰实践的社会性要求

在基督的爱里,上帝对他创造世界的维护、人生命的保全和社会进步与和谐的看守,让人同得基督爱的好处,是福音的本质,同时也是信仰的社会性要求。然而,教会要把福音本质的社会性要求,落实在基督徒身上并延伸到其他社会人群,必须要通过社会活动的具体行为方式。诚实创业是获得社会财富、事业壮大;慈善奉献是救助贫穷,而这两都是基督徒献身福音将教会与社会连结进行社会实践活动最有力的行为方式,也是教会历代仁人志士一直关心和重视的事情。

创业活动是人们对物质财富进行创造、维护与运用的社会活动,它是社会进步发展的动力;慈善行为是已经在物质财富上富有的个人或群体向还处于贫穷的个人或群体进行救助的社会行为,它是调节社会贫富不均,维护会进步与和谐的一种力量。

圣经中,关于人创业获取财富和运用财富作慈善,给我们展示出的是一对紧密的社会关系。

1、信徒拥有财富和正确运用财富作慈善,是立足社会荣耀神。信心之父亚伯拉罕的“金、银、牲畜极多”(创1326)伯拉罕是圣经中记载的第一个大富翁,上帝赐福他的财物甚丰,他热心助人,接待天使,坚持十分之一奉献,勤劳工作,热爱生活,坚定信仰,并成为多国之父。这让我们看到的是亚伯拉罕拥有财富和正确运用财富作慈善,立足社会荣耀了神。所罗门王也说:“你要以财务和一切初熟的土产尊荣耶和华”。(箴39)旧约中先知哈该论述道:“万军之耶和华说:‘银子是我的,金子是我的。’”(该28)天下财富都是万军之耶和华的。这意思不就是说,金子、银子是上帝赏赐给人作生存运用的产业,目的是荣耀神。所以,赵紫宸先生告诫青年人说:“决不看轻物质的建设,物质的文明。”①因而,信徒贫穷不是上帝的旨意,善用物质的建设和物质的文明,立足于社会荣耀神,是福音实践的社会性要求。

2、诚实创业致富是上帝的祝福。主耶稣鼓励信徒创业和致富,他还亲自向门徒讲述了一个按才干经营的比喻,从“领五千两银子”和“领二千两银子”的人身上(参太251430),我们看到勤劳创业致富是上帝的祝福。经上还说:“殷勤的人却得宝贵的财物。”(箴1227)等等,通读圣经,我们就会明白,创业者通过诚实的劳动与工作,按劳取酬是应当的,不论体力劳动、智力劳动,是二者结合的劳动都是光荣的,勤劳创业致富是上帝让人参与社会活动的祝福方式。其实,诚实创业致富本是福音书中的内容,也是基督教义的要求,因而我们可放胆地说:诚实创业致富是神的祝福②。

3、基督徒行善是应当的。基督徒运用财富的原则是:不但使自己生存,也帮助别人生存,一起荣耀神。物质是神创造的,本是美好的,人人都喜欢得到物质上的丰富,就基于神创造的美好。为此,基督徒在物质的供需上,有责任把好东西供给别人,为社会服务。基督徒行善,圣经的教导是:“施比受更为有福”(徒20:35);“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穿;我病了,你们来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义人就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作在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的身上了’……”(太253146)“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是指社会中需要救助的弱小者,福音书在这里强调:救济社会贫穷弱小者,就是接待主自己。这态度是何等的宣明。保罗还强调说:“有了机会,就当向众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当这样”(加610);“神能将各样的恩惠多多地加给你们,使你们凡是常常充足,能行各样的善事。如经上所记:‘他施舍钱财,周济贫穷,他的仁义存到永远。’”(林后989)。所以,乐意奉献、乐于助人,周济贫穷,是福音对财富运用的原则和要求,是福音对基督徒运用财富的社会性要求。

通过上述圣经对财富及其运用的社会性要求,我们不难得到这样的结论:基督徒的创业与慈善是信仰实践的社会性要求。

二、创业的敬业精神与慈善的奉献精神是基督教伦理的要求

(一)创业敬业精神,源于基督新教伦理。

马克斯·韦伯在他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书中,将新教伦理的早期敬业精神阐述得淋漓尽致,通过《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我们看到新教信仰是如何促使美国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产生和发展的,可以看到宗教信仰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是多么的密切。基督新教和基督旧教(罗马天主教)有着很多区别,正是这些区别,导致了资本主义和现代职业观的诞生。基督教旧教是以农业社会为背景的,所以它有鄙视盈利性的职业和发财致富的事情等等,觉得做这些工作不会进天堂,认为只有神职是上帝赋予的、神圣的,当时的人们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新教进行了一些重大的改革,肯定了社会性的工作,认为社会任何一个正当职业都是神所赋予的神圣职位,将自己的职业做好,本身就是在荣耀上帝、履行天职,以圣经为原则,确立了基督教是“荣神益人”的宗教,基督徒是社会“作光做盐”的人,将信仰心灵的“荣神”建立在看得见的社会“益人”的基础理论上,把“作光做盐”看成是基督徒在社会显明基督生命的方向与目的。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化,对社会产生了非常重要的意义,从职业史上来讲,新教促成了现代职业观的诞生。新教一方面促进了资本主义发展,另一方面诞生了现代职业精神、现代职业观,也诞生了真正的敬业精神。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把现代职业精神的本源给揭示出来了。新教职业伦理中最根本的一点就是上帝的召唤,让信徒觉得职业是上帝的召唤、是上帝安排的任务,如此工作就具有了神圣感,工作成为一种宗教行为。我干工作,追求更多财富,不是为了金钱的贪欲,而是为了荣耀上帝,这是最根本的一个出发点。将社会当中的工作当作一种信仰生活来对待,这就是敬业精神的本源。现在的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从农业社会转向工业社会,人们需要从无到有、真正树立职业这个概念,需要确立适合市场经济的职业观、财富观和其他职业伦理,而且在全民建设小康和谐社会的今天,这种本出于教会伦理的创业与敬业是中国基督徒首当履行的事。

(二)救助穷人的慈善行为是基督教伦理道德的核心内容之一。犹太教的公正观念给予穷人表达愿望、要求关怀的合法性,希腊文明中不记报偿的慈爱观奠定基督教慈善观的概念基础,耶稣的教导与行为体现了基督教“施比受为有福”的教义,中世纪基督教神学的发展,最终确立慈善的神学意义:慈善行为代表着上帝之爱,是基督教伦理十分关注的内容:“施比受更为有福”(徒20:35);“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穿;我病了,你们来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义人就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作在这弟兄中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的身上了’……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太253146)“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有光……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是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3-16);“施比受”,“救济贫穷”,“光和盐”就是将救助慈善行为作为基督教伦理道德思想的一种核心内容定位。

所以,基督徒的创业与慈善,从基督教伦理和社会实践上看都是合一而连结的,没有众多基督徒在事业上好的创业活动,教会也就没有力量作出好的慈善事业,这是相辅相成的事。如果,社会人群都能进行社会创业并能获得丰厚的财富,又积极向社会进行慈善事业的捐助,当每个人都这样做的时候,实际上社会也就进步了,社会也就和谐了,社会的伦理道德也就提升了。为此,中国基督教会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基督徒立当做起,教会立当行起,用行动实践信仰,这样才能将基督教的伦理补充、丰富到社会伦理中去,提升社会伦理的进步与发展。

三、创业与慈善是基督徒释放福音的社会责任

释放福音,是指基督徒用生命行动诠释和播放福音,是身体力行地“作光作盐”的社会行动。所以,耶稣在“登山宝训”中对门徒说:“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有光……”(太513-16),这里“世上”是社会,是在宣称基督福音是社会的光和盐,而且基督徒自身就是这世上的盐和光,光是照亮,盐是调和,照亮世界、调和社会是基督徒释放福音的神圣责任。在社会上,教会组织与基督徒个人应当以自己的言行去实践这神圣的社会职责。

然而,在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时代,实践这一职责的最有效社会行为方式是创业与慈善,创业与慈善是基督徒对社会贡献和对人关怀的有力见证。浙江大学教授陈村富在他《市民身份基督徒研究》调查中就说明了这一点,陈教授称的“市民身份基督徒”,是活跃在中国改革开放投身于经济建设创业的基督徒,他通过调查得出如下四个特征:“1、文化水平比较高,2045岁居多,男女两性比较均衡;2财力雄厚,是当今建新堂点、发展教会慈善事业的支柱;3、见识广,思路开阔,活动能量大,社会联系广;4、大都是平信徒,是教会各级管理委员会的骨干,在教会内有相当威望。”③这表明,基督徒参与社会创业和教会进行慈善事业的推动,将自己的信仰融入社会实践活动,有力见证了基督,不仅对社会经济的发展作出了贡献,而且是从多角度多方面地宣扬了基督福音,不仅改变了教会的人群结构,提高了教会的社会地位,还让更多的不同人群有了对信仰的选择与确立提供了力量的见证。陈村富教授在文中还指出:“‘市民身份基督徒’是同现代化和市场经济相联系的,活跃在现代中国的城市和城镇、港口的,有基督徒身份的企业主、公司总裁、经理、老板、雇员,他们可能来自外地、来自农村,但是在这里经商和任职。它必定是现代生产方式和经济活动的产物,同市场经济有必然联系;接受新型经济关系相适应的关于基督教义与神学的解释和观念,摒弃80年代还相当流行的‘教徒不许经商’,‘教徒不可发家致富’,‘教徒不可当老板’等等旧的观念。”并明确地说,这类基督徒不仅包括资本者(大大小小的老板),也包括被聘任的高级职员和下层员工,他们都是创业者,同是同新型经济关系相关联的基督徒,都致力于在新型经济关系下弘扬基督教事业与社会慈善事业。④

创业与慈善是基督徒释放福音的社会责任。这里,介绍一位被重庆市人民政府以“子如精神”和“子如文化”定位的爱国基督徒:“重庆历史名人刘子如”⑤。我们从这位基督徒身上就全然得到答案。

刘子如先生,重庆人,著名的爱国基督徒,是享誉中外的创业实业家、慈善家。刘子如以一个孤儿身份沦落到重庆城里,从基督信仰得到力量,以诚信获得人们的信任,诚实经商,成为一代巨商,后将创业的产业以基督的爱作一切的慈善事业,他的一生向社会共捐献30多万元(大洋),捐款是他一生创业所积蓄资产的90%以上(据考证:是中国慈善事业家向社会捐助占个人资产比例最多到目前还是第一位),他创办了重庆私立孤儿院、中华基督重庆自养美道会、重庆市中华基督教青年会、綦江县私立青山孤儿院等慈善机构事业,捐赠修建了两所福音堂,培养国家一大批人才,如江竹筠(红岩烈士“江姐”)、余跃泽(原重庆市副市长)、刘璧如(今香港知名人士)等。在他的捐助中,还有邓小平、陈毅留法勤工俭学,朱德到德国留学,曾先后得到子如直接和间接的支持和资助。⑥他的社会创业与慈善奉献精神铸就了一种跨越时代光照社会的“精神”和“文化”,被重庆市人民政府定名为重庆人的:“子如精神”和“子如文化”!重庆市人民政府宣传部正在筹备拍摄20集《刘子如》电视剧。这是对基督徒创业与慈善在福音传扬和履行社会责任上肯定地最好说明。

鼓励信徒积极参加社会的经济建设,靠诚信经营、创业致富,以基督的爱播撒慈善事业,是摆在中国教会面前的社会重要任务。为此,全国基督教两会已发出倡议,各地教会要有具体措施,如开设适合信徒经营的专项技能、企业管理、经济开发的技术知识培训课,邀请教内外知名慈善企业家分享创业与慈善经验,鼓励信徒积极投入社会的经济建设,在讲道与培灵会上把诚信经营、艰苦创业、勤劳致富、慈善救助在圣经中的福音内容,明确为基督徒属灵生命成长的需要进行宣讲,用人们最能接受的社会实际行动来释放福音,荣神益人!

四、基督徒创业与慈善是中国教会“三自”深化与神学思想建设在新时期方向的一个神学标志

十七大提出:“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让基督徒受到鼓舞。复兴中华民族,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是包括基督徒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共同目标。中国基督教第八次代表会议通过《中国基督徒为经济社会发展作贡献的倡议书》,其第三、四条倡议:“遵行‘施比受更为有福’(徒20:35)的经训,关爱需要帮助的人,积极开展社会服务事工,努力参与社会公益活动;鼓励创业,勤劳致富,树立正确的财富观、职业观,积极参与经济社会建设。”这清楚地表明:基督徒的社会创业与慈善奉献是教会“三自”与神学思想的社会实践具体要求,它将成为中国教会“三自”深化与神学思想建设在全民建设小康社会中方向性的一个神学标志。

我们十分清楚,教会和基督徒的社会身份主要通过它在社会上,进行文化、经济及社会慈善等方面的功能来展现的。今日的中国,是基督徒最能发挥好社会身份的,不仅能使自身得以更好地健康发展,而且能充分体现自己的社会责任,对构建和谐社会与经济建设贡献积极力量。

从基督教会慈善服务范围与内容看,济贫助困、提供社会保护,在教育、医疗和传播新知识上均属教会教义的要求。从基督教会慈善服务目的来看,基督徒举办慈善是协助本土经济和谐的实践者,也是维持上帝造人给予生命生存的尊严,同时是帮助弱势人群建立创业、工作提供更多的空间,是生命生存和平、和谐的维护,最终能使个人信仰使命、职场及教会的理念实践出来,这也正是中国教会“三自”与神学思想建设思考回应党和政府向宗教界提出的任务:“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因而,我们可以说,如何引导好基督徒的社会创业与慈善奉献是中国教会“三自”深化与神学思想建设的重要任务之一,也是中国教会“三自”深化与神学思想建设在新时期方向的一个神学标志。

   

基督信仰的社会实践,需要通过基督徒的社会创业与慈善奉献来具体反映,如果中国基督教会和信徒做好了,过去长期存在的一些与时代不相适应的神学思想观念就能在中国基督徒身上和教会里进行有效地调整,如“信与不信”间的和谐,“属灵与不属灵”的认识问题和宗教排他者的意识等等,在教会内外也就会做到平等、宽容、团结、和谐,践行出信仰的真实,发挥好教会和信仰者的社会积极力量。笔者认为,基督徒的社会创业与慈善奉献,是中国基督教会引导信徒建设教会在信仰实践中的一项重要任务。为此,我们深信:号召全国基督徒进行信仰的社会实践,积极投入社会创业和社会慈善服务中去,中国基督教会就会出现生机勃勃的力量,让教会进入社会、服务社会,实现文化交流、进入人生命的相通理解,找到最佳途径,出现最佳的繁荣。这样,实现中国教会的本色化与本土化,把基督教会建设成为民众心里的中国基督教会,让基督徒成为民众心里的中国基督徒,教会随国家的强盛就自然强盛了,教会与社会的适应也就自然是一体的事了。

注:

①赵紫宸:《我们的十字架就是我们的希望》,《真理与生命》,第1045页,193265

②李汶道《活水江河》讲道集(3),全国基督教会两会出版,第159166页,2006

③陈村富的《市民身份基督徒研究》,《基督宗教思想与世21世纪》第390394页,罗秉袢、江丕盛(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10

④陈村富的《市民身份基督徒研究》,《基督宗教思想与世21世纪》第394页,罗秉袢、江丕盛(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10

⑤《重庆历史名人刘子如》重庆市万盛区子如文化研究会,2007.8

⑥参《重庆子如文化研讨会论文集上下册》重庆市文史馆和重庆市万盛人民政府主办,渝内字【20071879

 

主要参考文献:

1活石:【督徒的本分】。中国文史出版社,2004

2董江阳:【“好消息”里的“更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2004

3尹大贻【基督教哲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

4王治心:【中国宗教思想史大纲】。北京:东方出版社,1996

5王立新:【美国传教士与晚清中国现代化-近代基督新教传教士在华社会文化和教育活动研究】。天津人民出版社,1997

6张西平,卓新平():【本色之旅-20世纪中国基督教文化学术论集】。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9

7林仁川,徐晓望:【明末清初中西文化冲突】。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8罗秉袢、江丕盛(主编)《基督宗教思想与世21世纪》。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10

9《重庆子如文化研讨会论文集上下册》重庆市万盛人民政府和重庆市文史馆主办,渝内字【20071879

10王秀美著,卓新平主编:《当代基督教社会关怀——理论与实践》,上海三联书店,2006

 

 

添加时间:2010-10-24 22:58:21  浏览次数:2196

资讯分类
资讯搜索
  关键字:
主题 内容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