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内容
沉沦中的救赎 ——评孟岩的近作

【 来源:admin 】 【 发布时间:2014-05-05 】 【 字体:

 沉沦中的救赎——评孟岩的近作

文/ 查常平博士(批评家、圣经学者,《人文艺术》主编)

 

如果说相对于神圣而言的世俗之城处于天堂与地狱的交汇处,那么,相对于无神而言的俗世的海上之城则处于天堂与地狱的中间地带。艺术家孟岩在他近期完成的巨幅油画《最后晚餐》(1150x400cm, 2013)与《神曲》(1120x900cm, 2013)中,将这个中间地带描绘为人间炼狱。那是一个金钱、权力、欲望交替蹂躏人心的地方,也是今天中国社会文化文明转型的真实写照,即从前现代向现代、从权力政治时代向资本经济时代、从前基督教时代向基督教时代的转型。当然,其中也暗含后现代的城市化、娱乐化之类要素。

 

 

 

 

孟岩:《最后晚餐》,油画,1150x400cm, 2013

Meng Yan: The Last Supper, Oil on Canvas1150x400cm, 2013 

 

孟岩的《最后晚餐》,在人神关系上呈现为对立的上下结构观念图。画面从上至下分为四层:最上层是耶稣与十二门徒。他们置身于混乱争战的城市上空,头戴预表得救的光环,手势情态千差万别。耶稣位居中央,向正在撕裂而沉沦的大地伸出吁请的双手,尽管祂的表情带着无限受难的流淌的墨痕;第二层为代表现代化的工业文明城市,包括东方明珠之类建筑物,仿佛耸立在汪洋大海之上;第三层观众正对的左边漂浮着工业锅炉、银元、美钞,右边是兵士、坦克、飞机、导弹混战的场景。画面中间的道路断裂正沉入深渊;最下层左边,耶稣匍匐于空中向深渊中沉沦的世人发出吁请,又仿佛要下到阴间去拯救那些还在急速奔向失丧之途的灵魂,右边的士兵戴着防毒面具还在不知疲倦地厮杀着。这种自上而下的结构布局,因着耶稣的上帝的圣爱胜过世界的仇恨,为艺术爱者在沉沦的深渊中升起了得救的盼望。

 这就是孟岩心中人类今天的最后晚餐这不同于达·芬奇笔下的《最后的晚餐》。空蒙旋转的天空替代了修道院宁静的餐厅背景海上城市代替了洁白的餐桌门徒们神情的苦痛绝望代替了彼此的怀疑惊恐尽管他们同样以手势、眼神和倾身表现出对耶稣作为拉比的忠诚与关怀犹大的安息酣睡代替了他的慌乱神色尽管他的上半身都呈现为后仰的姿态,耶稣满含深情泪水的吁请代替了仿佛沉浸于内省、自制中的分饼行动尽管还是位于画面的中心。     

同样,这也区别于《约翰福音》中的耶稣预言自己将被出卖时的情景叙述。在那里,耶稣满心忧愁地告诉门徒说:他们中间有人要卖祂。孟岩把门徒原来互相对视的场景改变成了以耶稣为焦点的凝视与询问,把彼得点头质问耶稣所爱的门徒变成了共同向耶稣焦急寻求答案的期待,把接过耶稣手中饼来吃又即将起身离开的犹大变成了如同安详熟睡的东方美女。在那里,在最后的晚餐前,耶稣通过为门徒洗脚表达了爱属于祂自己的人的圣爱,之后又赐下一条新命令: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1334-35)在耶稣所爱的这位门徒心中的最后的晚餐,其实是一场关于上帝实践其无条件的包括对叛徒犹大的牺牲之爱宴。耶稣预言犹大的背叛与随后预言彼得不认主一样,这正说明人在上帝的儿子面前是多么的忘恩负义。尽管如此,耶稣却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146)正是这位被门徒出卖、否认乃至抛弃的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受难,把上帝对于世人的圣爱启示了出来,成为世人爱之伦理的典范。其实,这何尝不是孟岩的《最后晚餐》的最终所指。

 

 

  

孟岩《神曲》油画1120x900cm, 2013

Meng Yan: The Divine Comedy, Oil on Canvas1120x900cm, 2013 

 

     在人神关系上,孟岩的《神曲》依然呈现为对立的上下结构观念图。画面从上至下分为圣徒同在的天堂、十字架下循环的炼狱、由人流涌动环状包围形成的地狱。总体结构的原型,为他设想的宇宙循环系统示意图。整幅画的中心围绕资本经济时代展开,其象征物为金锭、银元和用美钞垒砌而成的环形联合国建筑物,中间拱起一个水晶体似的、环球系统图,从微观的角度预示着整个宇宙的命运;上方为流泪悲泣的万族万邦的代表与国旗,它们正在被卷入左右漩涡般的时代浪潮中。其中,一部分人因着十字架的恩光普照而得救高升成为天堂中的圣徒。中间的救赎圣光,是圣爱与光明、盼望与真理的象征;左边的头像分别为耶稣、圣母、默罕默德、甘地、赫本、格瓦拉、摩西、柏拉图、贞德、伏尔泰、但丁等,右边为佛祖、观音、老子、孔子、墨子、雷锋、鲁迅、王凤仪以及士、 农、工、商、学、兵等。在艺术家眼中,他们或许就是生活中的你、我、他。但所有这些列国的圣男圣女,似乎都经历了流泪谷与苦难河的洗礼,他们因沐浴着发自十字架上方的恩光而在头部周围闪耀着光晕。画面左右是权力政治时代的滥觞景象,其象征物为航天飞机、航空母舰、升空的火箭。这层尘世炼狱,实质上也是金钱、强权、欲望相互交织统治的人间世,更是资本经济时代与权力政治时代、精神文化时代在人心中的交战。在那里,权力至高无上,金钱堆积如山,美金飘荡散落,欲望放纵糜烂,野心在城市边缘膨胀,危机在核电的烟囱里隐秘发动;在那里,大部分人因着自我的无力而堕入奔涌的环形地狱中,由此形成了鬼魂混战、骷髅累累的底层地狱世界。艺术家在这里再现人间罪恶、灵魂堕落,既同情好人又悲悯恶人。因为在他看来,好人和坏人都是可怜的人,或者说病人,需要拯救。

          “健康的人无需医生有病的人才需要我不是来呼召义人而是呼召罪人。《马可福音》217自译耶稣说。

   

     “地狱、人间、天堂不是永恒不变,是个活的循环系统,唯一能化解世间诸多问题的只能是爱,邪恶与暴力带来的只能是毁灭。是解决一切问题的钥匙、良方,我只相信因果,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无良、无耻、无知者、恶人、坏人,只能是下地狱受苦、受罪,或者活在变相的人间地狱中。孟岩如此说。

    正因为把天堂、人间、地狱理解为一个生生不息的循环系统孟岩才把耶稣当作默罕默德、摩西、佛祖、柏拉图、甘地、老子、孔子之类先知圣贤中一员。如果这样基督徒所相信的作为上帝儿子的基督耶稣祂在十字架上的受死与十字架下的复活所赐予给上帝所拣选的人的得救的大能拿撒勒人耶稣本身就是上帝的慈爱与公义的启示,耶稣因而是道路、真理与生命的自我宣告,我们该如何理解?而且,没有耶稣基督的十字架的救赎之光又如何可能永不熄灭?它又怎能使自身立定在天、永不动摇?爱的源泉又怎能永不止息?这就是孟岩在追问什么是天堂、人间、地狱及它们的关系中必然取向整个宇宙循环系统的解决方法的神学原因。在根本上,他相信佛教的因果报应的伦理学说。他的《神曲》所指的地狱和《路加福音》第16章财主因为今生奢华宴乐死后来到的受苦的阴间无关;其描绘的天堂和《启示录》第21章所说的新耶路撒冷无关:看哪!上帝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上帝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上帝。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213-4)难怪这些在天堂中的圣徒,除了但丁与鲁迅外,大都依然流淌着渗入人间、透入地狱的汪汪眼泪。

     换言之孟岩的《神曲》乃是一个艺术家面对当代中国社会、文化、文明转型过程中所唱的一曲挽歌。其囿限于东方人的因果报应的循环、轮回思维依然有待突破尽管他希望给予现实中沉沦的人们以救赎的可能性启迪尽管目前的画面力争达到大而不空、多而不乱、细而不腻可荡涤心灵、震撼灵魂、解疑答惑、启迪现实等为目的宗旨。(艺术家本人语)

     孟岩的其他作品,其主题大多潜在地呈现出人神关系对立中人的存在样态,涉及海上城市、《战争》、骷髅,是在为创作《神曲》与《最后晚餐》奠基。《危机》将油墨滴淌法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所有的英雄乃至骷髅的《雄心》动力,都在为黄金、银元、美钞、铜钱而战,整座城市似乎因为暴力正在塌陷沉没于死亡的大海中;天使们在上方飞翔,在自由女神的率领下,向城中寻欢作乐的男女与地狱中无数自慰的骷髅发射利箭。画面中心的巨人般的骷髅,即使已经死亡,也依然对世界恋恋不舍。它望眼欲穿地看着这个世界,渴望把一切揽入自己的《欲望》怀中;《记忆》深处,十二个同性恋女人从左至右展示着自己的屁股列队前行。这也许和孟岩此前的《活着》系列(2007-08)相关。他在表现女同性恋的性享乐生活中发展出油彩乱笔法,又因《寂》系列(2008)在表现享受和展示自己的肉身的单身秃头女中进一步形成独特的油墨滴淌法。正是从这里开始,经过大量的单个人物肖像的方法实验(如《爱因斯坦》、《丘吉尔》、《安迪·沃霍》、《达利》、《升华》等等),终于完成了在中国当代艺术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神曲》与《最后晚餐》。但愿《神曲》终将成为神州的上帝之歌,人间不再有最后的晚餐!阿们!(20130517于成都

添加时间:2014-05-05  浏览次数:1799

资讯分类
资讯搜索
  关键字:
主题 内容 
热门资讯